優進優出的變與不變

2020-12-18 10:50:45 公共交通集團 16

2015年,李克強總理在中國裝備走出去和推進國際産能合作座談會上強調,要推動中國外貿從“大進大出”轉向“優進優出”,形成開放型經濟新格局。近期,商務部部長王文濤談2021年商務工作發力點時提出,商務部將重點實施三個計劃,即優進優出計劃、貿易産業融合計劃、貿易暢通計劃,其中優進優出計劃居于首位。優進優出從高層首提,到地方落實,再到商務部穩外貿三大計劃之一,這意味著中國推動外貿高質量發展的步伐不斷加快。

在“十四五”開局之年,在我國構建新發展格局的當下,優進優出又將有哪些變與不變?

——推動我國外貿高質量發展的目標沒有變。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認爲,優進優出要起到接長板、補短板的作用。所謂“優進”,就是從我國的長遠和根本利益出發,根據國情,有選擇地進口緊缺先進技術、關鍵設備和重要零部件,還要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,“不僅要把錢花出去,還要用到刀刃上”;所謂“優出”,就是不僅要出口高附加值的産品,“從過去只看效益,不看技術含量、知識含量的時代走出來,轉向創新驅動”。

——推動我國外貿發展的政策連貫性沒有變。“自從在國務院層面提出以來,我國‘十三五’期間實施優進優出戰略,相關部門、地方政府就接連出台政策,來推動優進優出的實現。例如,江蘇省發布了《江蘇省對外貿易“優進優出”行動計劃(2016-2020)》,海關、商務部等部門推動跨境電商等新業態健康發展。”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合作研究部主任劉英認爲,有效市場和有爲政府是推動優進優出必不可少的兩大因素。

在商務部的優進優出計劃中,又列入了建設國家進口貿易促進創新示範區、培育外貿新業態新模式等舉措。在廣州市社科院現代市場研究所高級經濟師揭昊看來,國家進口貿易促進創新示範區具有貿易促進和貿易創新兩大功能,他說:“目前設立的10個進口貿易促進創新示範區,在開展對外貿易方面均具有較好基礎,區位、功能、資源禀賦等方面各具特色。由于種種原因,我們的進口促進與出口促進工作相比,還未做到齊頭並進,更需以示範區爲抓手,在創新方面加大力度,比如針對性做好能源資源、中高端消費品、工業中間品等的進口促進工作,加快探索外貿新業態新模式在進口貿易中的推廣運用。”

——我國外貿向優進優出發展的趨勢沒有變。我國成爲2020年全球唯一實現貨物貿易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。商務部數據顯示,2020年我國全年貨物進出口32.2萬億元,增長1.9%,其中出口增長4.0%,進口下降0.7%,總量規模和國際市場份額雙雙創曆史新高。與此同時,我國出口商品結構更加優化,集成電路、計算機、醫療器械等高附加值産品出口分別增長15.0%、12.0%和41.5%。

“這體現出我國外貿邁向優進優出的趨勢沒有變,主要原因是我國有以下優勢:一是外貿政策給予的有力支持,二是我國在局部領域的技術優勢,三是我國産業鏈、供應鏈完整並且市場規模巨大。”白明認爲,基于以上優勢,我國外貿有一定的抗壓能力,未來能克服各種困難實現增長。

“我們通過進博會、服貿會等舉措,爲優進優出搭建了平台,與此同時,高質量共建‘一帶一路’、形成以RCEP等爲代表的高標准自貿區網絡,爲我國外貿邁向優進優出營造了良好的外部環境。”劉英表示,在2021年,我國已經成爲世界大市場,中等收入群體龐大,這也爲優進優出打好了基礎,“還面臨著美元持續走弱,人民幣持續走強,我們把優進優出擺在更重要的位置上,也會迎來機遇。”

——我國外貿發展的內外環境發生變化。近年來,我國外貿發展面臨的國內外環境發生了變化,優進優出的內涵也更爲豐富。在當前構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背景下,“優”不僅僅是提升産品、服務的國際競爭力,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,還蘊含著提升企業在産業鏈中的位置、確保産業鏈自主可控的戰略需求。

在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卞永祖看來,優進優出提出以來,我國經濟影響力進一步提升,外貿企業的産品、服務在國際市場上競爭更加充分。我國提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以來,我國企業更需要提升其在産業鏈中的位置,確保産業鏈安全,“面對美國的一些打壓,我國應對得當,在多個場合強調‘堅定支持多邊主義’,並得到衆多國家的支持。未來,我們還需要進一步參與全球經濟治理。”

爲此,受訪專家認爲,政策層面和企業行動層面需要進一步向優進優出靠攏。

“以前我們更習慣于促進出口,現在就需要在促進進口方面加強政策的細化,打通最後一公裏。例如給進口一定的優惠,改進進口監管措施等。尤其是在疫情蔓延的當下,進口商品的防疫工作要擺到最突出的位置。”劉英說,政策層面還需要照顧到中小微企業,打造更多平台,讓越來越多的企業走上優進優出的道路。

企業層面,卞永祖認爲,企業需要有長遠的發展意識,掌握核心的技術,積極與國際上其他的企業參與競爭。企業還要與一些金融機構、會計師事務所、律師事務所等加強合作,抱團取暖,更好開拓市場,“更重要的是,加強法律意識、合規意識,企業發展要與國家倡導的發展方向相吻合。”

“在未來,我國高端産業仍然需要轉型升級。在高端領域不僅要生存,更要在其中站穩腳跟,這就要求企業要把自身的絕活鑲嵌在整個産業鏈上。”白明認爲,外貿的轉型升級並不是從低端到高端就萬事大吉了。

“推動企業優進優出必然是政策組合拳,將在降成本、穩預期、促創新等方面全面發力。”揭昊說,今年商務部針對穩外貿提出的優進優出計劃、貿易産業融合計劃和貿易暢通計劃是相輔相成的,不能片面理解,更不能割裂開來看待。



18395947296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 9:00-18:00

網站首頁
公司概述
新聞資訊
聯系我們